哥斯拉大戰金剛線上看電影高清畫質

哥斯拉大戰金剛線上看

兩年前《哥斯拉2》的時候,四頭怪獸扎堆打了個天昏地暗,哥斯拉迎戰“宇宙最強暴君”基多拉,官方打出的slogan是“王者爭霸”。到了這部掐頭去尾只剩下兩個,正面Battle的戲份銳減,標語卻升級成了“世紀對決”。這讓我想明白一件事,原來對決的規模不是看雙方戰鬥力的,而是純粹拼人氣的。

傳奇影業重啟的“怪獸宇宙”文戲一直為人詬病,到了《哥斯拉大戰金剛》(以下簡稱《GVK》),人類角色的孱弱和低智甚至已經到了影響整部影片觀感的地步,尤其是在一個被多方塑造成終極戰役的緊張時刻,劇本層面的損傷就凸顯出來。就比如內森和艾琳的主線劇情。他們要帶金剛進入空心世界,絞盡腦汁保護靚仔安全。而研究金剛十多年的艾琳博士,想出來的辦法就是避開之前哥斯拉出現的海域…

大姐,你這齣門不還知道坐船呢嗎?哥斯拉就不能游泳過來找你了?也難怪靚仔打手語告訴小吉雅自己怕怕,這不廢話嗎?公平條件下靚仔尚且不一定打得過哥總,再加上被五花大綁,不就相當於送菜一樣嗎?

關於手語這個事,後面還有一個更讓人滿臉問號的情節,就是在南極地心入口,艾琳跟吉雅打手語,讓小朋友忽悠靚仔帶隊進地心。既然靚仔能讀懂吉雅的手語,它就一準看不到艾琳在邊上的小動作?莫非吉雅和金剛打的是什麼小語種手語嗎?里外被忽悠,還里為人類充當打手身先士卒,靚仔吃黃蓮,有苦說不出。

而內森作為演職員表裡的頭號男主,除了貢獻出一個口誤“軟蛋”的笑話,其餘的故事基本毫無記憶點。重要角色都這樣,更別提支線人物了。艾莎·岡薩雷斯淪為開場就知道活不到結局的無腦hot babe,小11帶著兩個滿嘴屁話的沙雕一路從佛羅里達殺到了香港無人攔截,恍然間我以為他們才是真正的天選之子呢。

或許有人要說,就一大爽片計較這麼多幹什麼?看個特效不就得了?但我想說的是,這部片子特效同樣都是表面功夫,它開創性提出的“中空世界”設定就讓我十分費解。按照內森的說法,剛進入中空世界的重力是反向的,影片也確實是這麼呈現的,幾番顛倒之後,方才恢復正常。這個時候,我還可以把眼前的變化理解成不同氣層的物理法則不同。但當金剛在地面確確實實經過一場鏖戰後,又輕巧地飛上天空,我直接傻眼了…

大哥,畢竟這也是個世界,不是你做的夢,飛也要講究基本法啊!憑啥你金剛可以隨心所欲地飛,人類就不能飛呢?難道這就是所謂的“新手村保護光環”嗎?

(感謝@夏盈、星哥哥幾位網友的科普,聽他們介紹我才明白,原來中空世界設定是上下兩端都有引力,在碎石堆那裡引力剛好出於一個平衡點,金剛撥動石頭相當於打亂平衡,就順著向上的引力漂浮了起來。人類一是因為身體適應不了,二是因為爬不了那麼高,所以不能像金剛那樣肉身橫渡。但是單就那個場景而言,飛行器根本沒有經歷金剛那樣受力干擾再修正飛行路線的過程,所以呈現出的奇觀看上去就是針對金剛自己的,這才是造成我困擾的根本原因。)

還沒完,金剛潛入深海之下,打發了攔路的蝦兵蟹將,受命運的指引,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宮殿,在其中挑選了一件趁手的兵器…這個情節是不是聽著有點耳熟?它把斧子扔到了凹槽當中,寶貝就位了,宮殿也塌了。果然,殺雞取卵是身為猿類英雄所逃不開的宿命。

問題是,特效搭建了這樣玄妙的宮殿,結果就起到的就只有充電寶的作用,還是一次性的,實在是不太環保啊。

人類世界裡,特效運用就更是沒什麼想像力。影片裡反复呈現了一種“加速穿梭”的動效,如果大家是在二代激光IMAX影廳觀影,你會尷尬地發現,開場前的技術宣介短片中已經有過類似的畫面。而且就平均水準而言,那支廣告片也要比《GVK》正片來得好看。

大概長這樣
至於復活靚仔的“名場面”,完全是簡單粗暴的楊永信式電擊療法,4年前我們在尾燈版的《正義聯盟》復活大超的時候看過一遍,幾天前我們在扎剪版的《正義聯盟》裡又看了遍加長的,毫無原創性可言。

慷慨激昂地打了這麼多字,我其實還沒說到這部片子的致命傷,它最大的毛病在於,兩隻怪物打得實在不好看,換句話來說,就是打得太“實”了。它倆但凡見面,選擇的格斗方式基本就是貼身肉搏,很少放招,尤其是靚仔,拿到斧頭以後進攻還多了點選擇,要不就只能小拳搥胸口。請問誰要看這樣的打斗場面啊?我們選擇看怪獸爭霸,不就是想知道它們能施展什麼毀天滅地的神通嗎?要純看打架,我去找搏擊片看看好不好?去找拳擊比賽直播好不好?哪個都能比怪獸電影打得更真切。

然而這只是個開始,在《GVK》裡還能看到兩隻怪獸臉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豐富表情,狡詐、戲謔、邪魅,種種情緒非但沒讓我感同身受,反倒更加齣戲。實際上,初代“哥斯拉”導演本多豬四郎就曾經表達過自己對於“怪獸人格化”這一趨勢的抗拒,你可以說他失敗了,甚至第一部轉向兒童低幼市場的1962版《金剛大戰哥斯拉》都是出自他本人之手,但他一直秉持著“怪獸不可知論”,並跟東寶影業進行著博弈。初代《哥斯拉》上映30年之後,仍舊有晚輩後生銘記他的教誨,回歸“怪獸懲戒人類,人類敬畏怪獸”的主題,帶來原汁原味的續作。

所以我在“上帝一怒”——哥斯拉誕生之秘這篇日記裡說,好萊塢從來沒琢磨明白“哥斯拉”一系怪獸宇宙的魅力到底是什麼。當年羅蘭·艾默里奇是如何把東寶給出76頁的拍攝備忘錄甩在一邊,這次亞當·溫加德就是怎麼帶著主創團隊走上歧途的。

怪獸可以神格化,可以妖魔化,但一定不能人格化,因為恐懼來源於未知,它們必須要拿出凌駕眾生的姿態,超脫人性的禀賦,才能說服觀眾這樣的對決是有張力的,是值得屏息凝神的。但現在,就好比我們期待的是一場千山鳥飛絕、針尖對麥芒的神仙打架、高手過招,結果發現對戰雙方和菜市場吵嘴,醉酒後鬥毆的憨貨沒什麼區別,周圍還有許多聒噪的聲音,一會兒叫喊,一會兒求饒,丁點兒大決戰的氣氛都沒有,叫人看得心煩意亂。

到還不如換個視角,靚仔的斧頭沒電了,哥總用原子吐息給它續上,成了靚仔愛的“隨心充”,親手把傷害自己的能力交還給了對手,譜寫一曲可歌可泣的甜蜜神話。之前人類所有的反智舉動也有了合理的解釋,都是為撮合二位而故意付出的辛勞呀!中空姻緣一線牽,心有靈犀一點通,只有入了這樣的邪教,才能咂摸出點味道。

又想到不久前看的《阿凡達》重映,11年的時間過去了,它在大銀幕上仍舊煥發著動人的生命力,對比《GVK》剛上映就味同嚼蠟,實在是高下立判。我想這類“特效水貨”的紅利期也即將走到盡頭。在不久的將來,放映成本降低,人們對於高規格製式的觀影成普遍需求,到那個時候,它們將面臨更多觀眾肉眼的甄別,更加無從遁形。

最後修改日期: 2021 年 4 月 26 日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